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出击部队带队中队长二十分钟后回到驻地,第一时间跑到井田少将面前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“刚才一仗我们太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遭遇的八路军还不到一个连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火力非常猛,卑职误认为他们有一个营的兵力。”

    “炮火打击开始后,八路军立刻撤离战场,丝毫不拖泥带水,导致整场炮火覆盖结束后,战场留下来的八路军尸体加起来才不到三十具。”

    “而卑职带领的出击部队却被炸死五十多人,重伤11人……伤亡足足是八路军的两倍以上……”

    旅团长井田少将阴沉着一张脸,还没来得及接话,参谋长就跟着补充:“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八路军明显已经看出我们的打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继续用重炮对他们展开反击,我们自身伤亡反而会超过八路军伤亡,卑职建议旅团指挥部立刻改变打法,想办法用其他方式破局……”

    参谋长说得有理有据,井田少将找不到任何反驳理由。

    但他并没有同意参谋长提议,而是皱着眉头反问:“那你觉得我们应该用什么战术战法破局……”

    参谋长脑袋立刻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,挑着眉头回答:“卑职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井田少将很无奈回答:“那不就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想出新战法之前,我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驻地继续挨炸。”

    “炮火反击虽然可能导致出击部队伤亡高于八路军偷袭我们,但这是我们目前可以杀伤八路军,消耗他们兵力的唯一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干掉他们,哪怕伤亡大一点儿我也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命令部队急需执行原定作战计划,遇到八路军偷袭部队马上出兵反击。”

    “步兵先拖住他们,然后呼叫炮火支援,将八路军参战部队全都留在战场上。”

    参谋长并没有立刻去传达命令,而是最后一次提醒:“将军,您可考虑好了》”

    井田少将点点头:“执行命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山里的八路军已经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能借助炮兵部队再干掉一千人,进山的独立团残部也许就被我们杀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此就算再付出一个大队的损失也划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再从辎重部队抽调一些辎重兵,炮兵部队抽调一些弹药手,作为预备队随时准备补充主力作战部队战损。”

    “确保旅团指挥部一直掌握五到六个加强中队,随时准备反击八路军偷袭部队。”

    井田少将跟参谋长把部队出击的大部分问题都考虑到了,唯独没考虑到弹药消耗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觉得二三十门火炮一轮炮火覆盖顶多用掉两三百发炮弹。

    井田旅团从武乡县城出击时可是携带了好几千发重炮跟山野炮炮弹,反击个十来次都没问题,足够干掉独立团残部。

    但井田少将似乎忘了一件事儿。

    麾下的山野炮大队跟重炮大队除了眼前战斗,昨天上午攻击独立团阻击阵地还消耗大量弹药。

    减掉刚刚打出去的炮弹,两个炮兵大队剩下的炮弹顶多够他们再打三轮炮火反击。

    接下来足足过了两个小时,八路军才再次偷袭井田旅团驻地。